赤壁 | 混淆矩阵 | Rock on Chibi

混淆矩阵

在诸葛亮答应周瑜三天之内能借来十万之箭的晚上,看着黄月英,他的思绪混淆。

有些事情,是非常复杂的。诸葛亮心里想。超新星的爆炸,黑洞的坍缩是一回事,黄月英与小乔又是另一回事,而借箭一事勉强可以算作前者。

前两天夜观天象,他的心里已有了八分把握,见到了鲁肃,要到了船,事情便成了。他记得周瑜的怀疑、迷惑、好奇、得意。这些情绪是他都能看清但都毫无兴趣的。

他对一些比较永恒的事物感兴趣,比如非线性的多自由度阻尼系统,再比如说,小乔。

吴军营中,小乔似乎对孔明笑了一下,那眼睛似乎在看着他,告诉他周瑜的小算盘,他自己的小计谋,曹操的小想法,都是多么无聊无趣。

床上的黄月英问他,办法想好了?

他说我想起了小乔,一时不知你们谁才是谁。

月英笑道,你能上对床就好,若太难,不妨画一个混淆矩阵来帮助自己。

v2-9dede8b7ebb9e4086d239753f1fab07f_hd

诸葛亮问月英,你是否经历过敌我不分,男女莫辨的状态?

月英说没有,两人就睡下了。

梦中,孔明操起长枪,跨上战马,向曹操杀去,却一枪刺死了自己的主公。刘备死前在自己耳边轻声唤着一个亮字。

ROC曲线

借箭当日,诸葛亮与鲁肃在船中饮酒,船身围上了几层厚厚的草障,几个时辰之后就会插满曹操送来的飞箭。

鲁肃得知孔明的计谋,赞叹不已。

孔明兄,这东风你也能算准?

实不相瞒,这风声我早就听到,这几天我把传令兵们都禁了言。

曹军呐喊从江岸传来,箭从迷雾中射出,正中靶心。

孔明问鲁肃,你看这像不像一种蒙特卡洛方法。

鲁肃问谁是蒙特卡洛,孔明饮酒不语。

子敬兄,如果万物的特征都无法被抽离,迷失在一团混沌里,战争还有意义吗?

孔明兄最近是不是……?

我的人脸识别系统坏了。这几天夜夜噩梦,梦到自己成了赵子龙,在梦中杀人,在梦里作战。

这……

可是我分不清哪个是刘备哪个是曹操,八次梦中我有五次杀掉了主公。

混沌的感觉?

对!就是混沌!子敬懂我。

我有一个绝妙的方法,可以度量你的识别效果。我将其命名为ROC,Rock on Chibi。

鲁肃拿出五十张小乔的画像,再拿来五十张大乔的画像,各种姿态的,各式妆容的,站着的,坐着的,微颦的,怀春的。

大乔小乔你还能分清啊?

孔明摇头。

来,试试。

你哪里来的这么多她们的画像?

鲁肃脸微红,说来,给你测试一下。

他首先看到了一张小乔的画像,那个目若清泉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的,一定是小乔。

第二张也是她,第三张是大乔,他基本可以分清。从第五张人像开始,他的心开始迷乱了。

看到二十张,孙权的妻子,周瑜的妻子,他已辨不出分别,只好硬着头皮给出一个较小的权重。

一百张人像看完,鲁肃把它们按照诸葛亮的确定程度排序,十分肯定是小乔的放在最上面,十分确定是大乔的放在最下面,那些模棱两可,扰乱他心智的画像被夹在中间。然后拿来一张白纸,遇到正确答案是小乔的,他向左画一横线,是大乔的,向下画一横线。从右上角向左下角一路画去。

前几个孔明都猜对了,毕竟是确定程度很高的,可遇到那些难度较大的画像就错误频出了。比如一张侧卧的图上画的本是小乔,诸葛亮却误认成了大乔。鲁肃是不会认错的,因为大乔的左臀上有一胎记,小乔没有。纸上向下画的横多了,曲线也很快降了下来。

太早下降对于一个分类器来说是不好的兆头,就好比宇宙提前坍缩。

最终鲁肃得到这一条曲线,形状好像小乔半大的乳。曲线下包络的面积是0.69。

v2-a3586bbca6ae2d7b62f8c9759180b2e6_hd

一个理想的分类器,曲线下的面积应该是1,一个好的分类器,曲线下的面积应该足够大。鲁肃说,同时拿出了自己的测试结果。

v2-b094d33f90717137c6e5dcfc8f34a795_hd

我自认才智胜过周瑜,却没想到仍然不及子敬!孔明感叹。

过谦了,我只是终日在吴军帐中,训练次数多,迭代次数多而已。天要明了,雾要散了,箭足够了,孔明兄,我们撤退吧。

过拟合

我被自己扰乱了心智,有时候觉得自己过拟合了,有时候却觉得自己仍未找到全部的特征。诸葛亮没有撤退的意思。

调参是门玄学。

什么?

我是说是门显学。

唔……

女人是水做的,我们是泥做的。

女人是ATCG做的,我们是0和1做的,所以我识别不出来。

罢了罢了,孔明兄虽偶发脸盲,但论起学识胆略,仍……

宇宙是嘭地一声出现,还是嗖地一声出现呢

什么?

我有三国最强大的超算系统,我算出了这场东风,也算出了大蜀国运。

我们双方,谁赢了?

另一个人。

曹操?

不,另一个人。

谁?

有什么意义吗?自从人脸识别系统故障之后,我觉得之前所有的数据模型都过拟合了,人很容易就被局部最优解蒙蔽了。

比如这个,可是你我周瑜三人曾算到的?

诸葛亮指向江边,曹操军营里走出一排高达机甲,先头的一个已涉入江中,正在踩碎孙刘联军的第八艘战船。